国泰航空全球最惨:航班运输几近停滞 借钱度日花钱如水

原创 Kbet365  2021-02-28 12:12 

原标题:国泰航空全球最惨:航班运输几近停滞 借钱度日花钱如水

这家航空公司:全球最惨

来源:民航之翼

作者: 一嘉之语

如果让大家评选全球最惨的航空公司,翼哥认为,大家无非不过是从以下航空公司中产生:

有人说海南航空:被债务逼得走投无路,已经破产重整。

有人说达美航空:从最赚钱航空公司落魄成最亏损航空公司。

还有人说是那些破产的小航空公司,因为已经不存在了。

还有人说是欧洲的航空公司,因为亏损不比美国航空公司少,但政府补贴要少得多。

当然还有说是国内的航空公司,因为是民航人太惨了。

可要我说,这些全够不上,全球最惨的当属在香港的国泰航空。

前面那些航空公司为何不是最惨?

比如海航,开始重整,就意味着希望,实际上海航航班生产恢复得挺好。

比如达美,美国政府一波又一波的补助,员工光拿钱,不干活,日子甭提有多美了。

比如已经关门的航司,实际上早离开民航业早好。

那为何是国泰航空最惨?

我们用数据说话。

航班运输几近停滞

香港基于其自贸港优势以及背靠大陆特殊地位,实际上一直扮演着大陆与外部世界中转港的角色,内循环与外循环相互促进的过程中,香港在其中起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催化剂和助推器的作用。

香港就是一个中转港。

从民航角度来看,香港就是一个航空枢纽中心,发挥中转枢纽的作用。

也就是说,全球疫情一日不得到控制,香港的航空枢纽地位就一天得不到恢复。

当下,国内疫情得到明显控制,海外疫情虽然有所好转,但离得到完全控制还为时尚远。

国内经济在恢复,但香港因为没有融入到国内大循环中,无法完全享受这样的恢复红利。

因此,可以说香港经济目前必然一潭死水。

国际贸易是香港经济的基础,畅通国际流通是香港发挥作用的关键。

为何港府要急着提高股市交易的印花税,核心就是政府缺钱。

政府为何缺钱,关键就是国际疫情冲击,经济活动不起来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国泰航空成为最惨的航空公司也是必然,因为国泰航空旅客全是国际、地区旅客。

自去年4月份以来,国泰航空的月度旅客运输量再也没超过5万人次,要知道正常情况下这个数据是300多万人次。

看下面国泰航空的月度客运量走势图,就像一潭死水,再也没起过任何涟漪。

2020年,国泰航空全年运输了463万人次旅客,同比下降85.1%,只有上年同期的15%。

从全球大型航空公司来看,大概没有哪一家超过国泰航空的降幅了。

即便是这463万人次,一季度就占了94%,后三个季度仅占了6%。

进入2021年,情况丝毫没有好转,旅客运输量只有3万人,仅有上年同期的1%。

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。

2021年1月份,国泰航空的生产数据不要说与三大航对比,即便与国内上市公司规模最小的(除华夏)吉祥航空比,国泰的数据都不足一提。

旅客运输量:国泰航空3.04万人次,吉祥航空139.8万人次,国泰就占吉祥的2.4%。

旅客周转量:国泰航空1.52亿客公里,吉祥航空20.8亿客公里,国泰就占吉祥的7.3%。

尤其是国泰航空的客座率是低得惊人,仅有13.3%。

也就是说,假如在200座的飞机上,只有27个旅客,173个是空座。

你说还有比这更惨的吗?

恢复运输遥遥无期

如今看来,控制疫情只能靠疫情,但疫情生产、接种都需要周期。

可以肯定的说,2021年实现绝大多人接种几无可能。

因此国泰航空要恢复航空运输可以说是遥遥无期。

对于个人也好,企业也罢,最惨的是看不到希望。

目前看不到恢复希望的国泰航空可以说是最惨的了。

重磅手段不起作用

困境中的国泰航空开始自救。

4月份开始推出5大举措。

1.售后回租:7亿美元卖出6架B777。

2.削减航班:大幅削减客运投入。

3.申请扶持:机管局减少截至6月的五个月机场收费。

4.减薪降资:高管减薪,员工无薪休假。

5.削减开支:关闭4个贵宾室。

基本对困境中的国泰航空起不了太大作用,于是10月份继续放出重磅手段。

主要包括三项内容:

一是港龙航空停运。(点击:永别,港龙航空!)

二是裁员8500人。

三是调整飞行员以及乘务员薪酬。

虽然对现金消耗的减少起到一定的好处,但没有太大作用。

消灭港龙航空迎来新对手

此次疫情,国泰航空顺势灭杀了已经沦为鸡肋的国泰航空,此后,国泰航空向民航局申请承接港龙航空的大部分航线。

1月29日,中国民航局在发布的通知中表示,授予国泰航空香港飞往重庆、成都、武汉和南京等15个内地城市的客货运航权。其他获批的航线包括福州、青岛、厦门、广州、郑州、杭州、西安、温州、宁波、海口和三亚。

国泰航空认为,批准这15条航线对国泰航空来说是好消息,有助于巩固其在中国内地市场。

不过,此前由国泰港龙运营的一些航线,如香港飞往济南、昆明、长沙、桂林和南宁,没有出现在最新的名单上。

港龙航空的消失,给了新进入者以机会。

深圳东海航空董事长黄楚标开始筹办大湾区航空,引入多名名人进入董事会,包括顺丰创办人王卫、东亚银行董事局副主席李国章、保安局前局长李少光、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及香港机管局前行政总裁许汉忠。

新委任的董事中,许汉忠在航空业经验丰富,他于1975年已加入航空界,曾任货运航司华民航空总裁、港龙航空行政总裁及机管局行政总裁。

据说,港龙航空的行政总裁丘应桦将任大湾区航空行政总裁。

在过去几十年的香港民航发展史上,国泰航空以反对新进入者而著称。

曾经极力阻挡过港龙航空的发展,又阻截过东航成立香港捷星的打算。

令人奇怪的是,国泰航空也没有对其新竞争对手大湾区航空(GBA)对从香港起飞的100多条航线的竞标提出任何反对意见。

1月22日,大湾区航空于向香港特区空运牌照局申请经营往来香港与104个航点的航线,其中有48个航点为内地城市。

大湾区航空最早可能在今年夏天正式开启运营。

灭掉了曾经的眼中钉,又来一个竞争对手,国泰航空可以说是惨。

借钱度日花钱如水

生产得不到恢复,但花钱依然如流水。

由于疫情形势严峻,由2月起,政府将会要求国泰的驻港机师和机舱服务员接受14天检疫隔离及7天医疗监察,此项要求会给国泰航空每月增加3亿-4亿港币的支出。

事实上,因为现金流的极度匮乏,2020年6月9日, 国泰航空抛出419.5亿港元的引援方案,其中:

港府:195亿港元的优先股认购,19.5亿港元的认购权证,78亿港元的贷款,总额高达292.5亿港币,可谓史无前例。

股东:增资117亿元,太古53亿港元,国航35亿港元,卡航12亿港元,其他股东17亿港元。

不过这420亿港币根本经不起花。

此次资本重组计划实施完毕后,国泰航空净得389亿港元。

仅半年多的功夫,国泰集团已用掉了约215亿港元,其中:

60亿港元用于偿还短期过渡贷款;

155亿港元用于支付国泰集团的营运开支,包括但不限于员工、机上服务和乘客开支,着陆、停泊和航线开支,燃油、燃油对冲、飞机维修、飞机租赁租金付款、其他租金付款、佣金、财务支出、借款和租赁还款以及税项开支。

剩下的100多亿拟用于一般公司用途。

2月16日,按照重组计划,政府发行的195亿元优先股,国泰航空需要支付3亿元股息,但国泰航空哪来的钱。

国泰航空董事局已议决延迟派付股息。

港府也没有办法,财政司司长办公室指出,环球航空业经营环境困难,政府作投资国泰航空的安排时已预留弹性,容许该公司延迟向政府派发优先股股息。

股息是不付了,国泰航空还是缺钱啊,怎么办?

再借啊!

2021年2月6日,国泰航空闪电发行67.4亿元的可转换债券。

这一次国泰航空学乖了,债券于2026年到期,年利率2.75%,6年后,我的日子怎么也好过了吧。

不过翼哥认为,一个自身已经丧失造血功能的企业,外部输太多的血也难以为继。

目前的国泰航空想重现辉煌可以说遥遥无期。

发表评论


表情